当前速看:禁止所有人看朋友圈 微信怎么禁止所有人看朋友圈-尊龙凯时官网入口

当前位置: 尊龙凯时官网入口-尊龙凯时登录首页 > > >
当前速看:禁止所有人看朋友圈 微信怎么禁止所有人看朋友圈

编辑导语:社交是人的基本需求,因此社交市场自然也吸引着众多玩家,字节跳动便是其中一位。而实际上字节跳动已在社交领域试探了三年却始终没有好的突破,字节跳动究竟该如何破局?陌生人社交会是突破口吗?来看看作者的分析。


(资料图)

自2019年1月高调上线社交产品多闪以来,字节跳动的社交之路已走过了三年多时间。三年以来,字节密集上线了十多项社交相关的产品、功能,却始终未能打开突破口,多点试验并未形成多点开花的局面。

近日,在传出赴港上市信号的同时,抖音又一次向“社交高地”发起了冲锋。据媒体报道,抖音开始小范围内测“兴趣匹配”功能,试水基于短视频内容的兴趣社交。仅在兴趣社交这一领域,这已是字节继飞聊、“一起看”之后的第三次尝试。

为何字节不仅迟迟未能拿到社交这张门票,甚至不得其门而入?

在熟人社交与陌生人社交这两条战线上,抖音最有可能在哪一点实现突破?

如果始终无法建立社交护城河,抖音在短视频领域的霸主地位还能一直稳固吗?

一、战术努力,战略游移,字节社交三年不成在社交形态的探索方面,字节不可谓不努力,几乎尝试了每一条可能的社交赛道,然而战术的努力无法弥补战略的游移。而这种战略游移,主要是因为字节对于短视频平台与社交之间的关系,始终缺乏深入的思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短视频与社交是天然互斥的,用户在按需投喂的“信息茧房”中可以暂时忘却孤独,“排遣寂寞,找人聊天”的需求被抛诸脑后。

抖音之所以有很强的“成瘾性”,正是因为切断了用户的社交连接,让他们心无旁骛地专注于自娱自乐。

唯有充分认识到抖音平台机制的“反社交”属性,才能以此为出发点,培养社交可以落地生根的土壤,减轻对于算法推荐、头部内容的路径依赖,将用户的注意力由内容消费部分转向聊天、互动。

正因为字节的社交路线始终不清晰,所以早期在独立应用和平台功能之间摇摆不定,后来又在陌生人社交与熟人社交之间双线出击,导致用力分散,难以一招制胜。

2019年上半年,字节先后上线了独立社交应用多闪和飞聊,旨在减轻对于抖音这款单一产品的依赖。

多闪打着“抖音私信升级版”的旗号,希望能从抖音移植社交关系链,实现快速启动,然而这种脱离了社交情景,只把聊天功能抽离出来的尝试用户并不买账,app store的评分低至3.4分。

接着,字节迅速调整产品战略,很快推出了与微信正面“死磕”的即时通讯产品飞聊,通过集成兴趣社区来解决“社交关系链从何而来”的问题。

然而,正如知乎用户所言“飞聊很像是为了‘聊’,硬做了个兴趣圈子;而不是有了圈子,才慢慢聊得下去。”这种“反用户习惯”的社交机制,最终决定了飞聊折戟的命运。

多闪与飞聊的相继失利,让字节意识到独立产品这条社交之路很难走通,接下来专注于挖掘抖音平台社交的可能性。在熟人社交方面,抖音先后上线了视频连线、朋友日常、一起看、一起唱等功能;在陌生人社交方面,抖音则内测了抖一抖、同城圈子、兴趣匹配等功能。

从更新节奏来看,在这两个方向抖音并无明显侧重,更像是在一砖一瓦搭建平台的社交基础设施。如今,抖音已经堪称国内社交功能最丰富的平台之一,然而这些功能却并未产生叠加效应,很多都处于少人问津的状态。

无论是熟人社交还是陌生人社交,抖音在哪一点都没有实现“单点突破”。

二、在熟人社交与陌生人社交之间抖音左右摇摆一位知乎用户曾经面试过字节的社交岗位,在面试过程中,他发现“从产品和战略上来看,抖音都更倾向于做熟人社交。”一方面,只有熟人社交才有足够高的天花板与想象空间,另一方面,“他们通过目前的互关率、消息条数等数据来判断,熟人方向还不错。”

其实,“社交第一战”先从多闪打响,就能看出字节剑指腾讯的社交帝国——只有建立起牢不可破的熟人关系链,才能可能全面接管用户的数字生活,逃离内容平台被快速迭代的宿命。

字节跳动ceo张楠也曾表示:“抖音的社交功能是个自然发生的过程,用户的表达互动需求在抖音内部开始发酵,促进了抖音的社交。”抖音之所以率先把私信功能独立出去,也是因为抖音上熟人间的互动已经很平常。

不过,抖音上的熟人聊天,目前仍限于分享、讨论视频内容这一特定场景,很难拓展到其他社交场景,互动围绕内容而展开而不具备独立性。正因如此,抖音才开发了“一起看视频”“一起唱k”功能,试图引导熟人之间更深入、多样的互动。

然而,“一起看”“一起唱”15秒短视频更像是一种伪需求,是从产品经理的角度出发,而非从用户角度出发,因此并没有在抖音流行起来。

除了增强熟人之间一对一互动功能之外,抖音还通过“拍日常”与朋友tab,打造了一个“视频版朋友圈”,然而当越来越多年轻人都设置了微信朋友圈“三天可见”,身为另一款国民级应用的抖音,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更何况,在个性化内容消费平台上,用户会更在意自己的隐私。正如一位朋友曾向文娱价值官诉说自己的苦恼:“朋友圈不能发要屏蔽的人太多,抖音不能发随时被亲戚朋友刷到。”另一位朋友圈也告诉我们“抖音再也不发乌七八糟的了,被我老爸老妈刷到,就会开启了尴尬的聊天模式 。”

或许正因为意识到熟人社交目前难以挑战微信的地位,抖音也在不停向陌生人社交发力。

如同微信初期上线的“摇一摇”,抖音也做了“抖一抖”这样的荷尔蒙导向男女匹配,然而正如我们在前文所说,刷抖音的用户并不容易感到无聊寂寞,并没有很强的“猎艳”需求。而“同城圈子”也遵循平台的流量逻辑,并不适合普通用户之间的互相发现。

此次抖音上线的“兴趣匹配”,旨在帮助用户认识在同一时间段内观看同一短视频的人。如同soul一样,借助于强大的算法能力,字节有望在陌生人兴趣匹配上大展拳脚。

然而soul的“灵魂标签”是相对固定,抖音用户的兴趣则是流动不居、快速翻页的,用户是否愿意中断刷视频,来一场没头没尾的“露水姻缘”?

soul之所以能够在年轻人中风靡,精准匹配倒在其次,主要是一对一语音满足了空虚寂寞的人们获取即时陪伴的需求。然而,在强刺激且重视觉的短视频平台上,在无限供应的新奇内容面前,语音陪伴恐怕没什么吸引力。

三、让普通人的生活也能被看见近几年来中国互联网的一大看点,就是短视频与社交之间的“次元壁”何时能够被突破。腾讯和字节,哪一家有望率先击穿这道看不见的屏障?从目前的战况来看,腾讯“入侵”字节疆土的速度明显更快。

不出意外的话,20号周杰伦的演唱会将成为视频号历史上的又一次标志性事件,观看人数有望再破纪录,也会让同样走“明星路线”的抖音倍感压力。视频号的步步紧逼,将会加快字节社交进击的步伐,留给它不断试错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虽然“刷抖音”“聊微信”这样的用户习惯真的很难被撼动,但既然在微信刷视频能成为新的习惯,在抖音聊天就未尝没有可能。

问题在于,当越来越多年轻人逃离朋友圈时,抖音应该如何承接?如何在光怪陆离的信息流之外,让平平无奇的日常生活也能有一席之地,在光鲜亮丽的网红达人之外,让普通人也能被看见。

一位抖音用户曾经向我们吐槽:“抖音朋友tab做不好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用了全屏,朋友生产的内容优质率真的不高,在这种背景下,全屏导致内容获取效率很低很低,慢慢就没人愿意看了。”用抖音精心推荐的内容来衡量,朋友日常确实乏善可陈,但如果换一种展现形式呢?

对于抖音这样一个6亿多用户日常活跃的平台,我们对它拓展国人社交体验方面始终怀抱期待,希望它能够早日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作者:张远;编辑:美圻;公众号:文娱价值官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n1pnn-4bvygleliaocjoa

本文由 @文娱价值官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