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速讯:15年,女子深夜失踪,警方查案无果,3年后用一张照片套路出真凶-尊龙凯时官网入口

当前位置: 尊龙凯时官网入口-尊龙凯时登录首页 > > >
天天速讯:15年,女子深夜失踪,警方查案无果,3年后用一张照片套路出真凶
2015年8月13日,黄秀莲在沙塘镇的牌馆里打牌。

“今晚手气真好,来来来,再来两把,打到凌晨咱就回家!”


(相关资料图)

黄秀莲笑呵呵地说着,同桌的三个牌友也是老相识了,看黄秀莲正在兴头上,就依着她多打了一阵。

消失的黄某

“到点了,走了走了,明天再来。”牌友们纷纷散去,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秀莲啊,你等会儿一个人回家行不行啊,我们顺路一起走呗!”其中一个牌友对黄秀莲说。

“哎呀,这条路都走了几十年了,能有啥事!行,你送我呗,送我到巷子口就行。”

黄秀莲数着自己今晚赢的小钱,揣好后准备回家。

凌晨左右,牌友看着黄秀莲进入小巷后也回家了, 却不曾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见到黄秀莲

4名打麻将女性 资料图

黄秀莲到底遇到了什么,究竟是怎么在巷子里消失的呢?

进入死胡同,直接人间蒸发

黄秀莲是沙塘镇一名普通的村妇,她在当地做点小买卖,在镇上开了一个小店铺。

平时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就是跳跳广场舞,和村民们打打牌。

2015年8月13日这天,黄秀莲傍晚关了店门去跳广场舞,跳了一阵后就去附近打牌,和往常一样。

和黄秀莲一起打牌的,都是认识多年的牌友,那天大家都打得很高兴,黄秀莲因为赢了点小钱,趁着高兴就多打了两把,一直打到了凌晨。

村中的小巷子 资料图

一位牌友因为和黄秀莲顺路,两人便一起结伴回家,直到巷子口才分开。

这条巷子,是黄秀莲回家的必经之路,离家只有100米的距离,黄秀莲回家只要经过这个巷子,转个弯就到了。

牌友看着黄秀莲进入巷子后便直接回家了,从打牌开始到进入巷子,牌友没发现黄秀莲有任何异常。

第二天早上,黄秀莲的养女发现起床后母亲不在,随即将在主卧睡觉的男子摇醒:“爸爸,你昨天看到妈妈回来了吗?”养女问道。

男子说:“没啊,一晚上都没回来,是不是打牌打通宵了?你给她打打电话看看。”

养女拨通了黄秀莲的手机,传来冰冷的声音:“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这名男子是黄秀莲的现任丈夫老覃,是黄秀莲的第二任丈夫

两人正迷糊着,又从另一个卧室走出来一个男孩,这个男孩是老覃上一段婚姻带过来的儿子。

两人问小儿子,见到黄秀莲了吗?男孩摇了摇头,养女立刻向警方报案。

警方接到报案后,首先来到了现场,小巷的尽头是一堵极高的围墙,基本上这条路是个死胡同。

巷子的地面和墙面很正常,没有发现任何血迹,也没有发现任何藏匿的尸体,也没有任何的打斗和拖动痕迹。

小巷的巷口有一个监控,但是比较远,从监控安装的位置来看,估计只能拍到巷口一段路,进入巷子以后的画面基本是监控盲区

警方查看监控 资料图

从当天凌晨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黄秀莲独自一人进入了小巷,随即消失在监控画面之外。

此后,没有任何人和车尾随进入小巷,也没有发现黄秀莲再从小巷中出来。

既然是死胡同,又没有任何痕迹,也没有其他人进出,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既没有什么钱又没有什么色,怎么就突然人间蒸发了呢?

警方沿着小巷往前走,发现拐弯之后可以绕到围墙后面,也就是黄秀莲的家。

如果小巷不是第一现场,那么这条路能够通往的地方,只有可能是黄秀莲的家。但为什么黄秀莲的家人都表示,没有见过她回来呢?

警方来到黄秀莲的家,发现家中一切正常,也没有任何打斗痕迹,家内门锁也没有被破坏。

警方想到在家中,血迹可能会被清洗,以防万一便用荧光剂查验血迹,终于发现在厨房有大量血迹,荧光闪闪。

与此同时,警方还在家中发现了黄秀莲的一双红色拖鞋,经牌友确认,黄秀莲失踪的当天晚上,穿的就是这双红色的拖鞋。

夫妻有矛盾,丈夫嫌疑重大

警方在家中发现血迹和拖鞋后,开始对这家人表示怀疑。

但是老覃表示,这个血迹应该是前几天在厨房杀鸡弄的,养女和儿子也证明了确有此事,前几天正好杀鸡,所以应该是鸡血。

而这双红色的拖鞋在家中,就证明了黄秀莲那晚确实回来了

令人奇怪的是,黄秀莲当晚穿的鞋子在家中,但当晚打牌赢的钱却不在家中,家里搜不到任何现金。

黄秀莲如果当晚回来又凌晨出门的话,至少会再穿一双鞋出门,而黄秀莲所有的鞋子都在家中,一双没少。

种种迹象表明,黄秀当晚沿着小巷回到了家,但再没有走出家门

警察走访 资料图

一个养女、一个继子、一个再婚丈夫,这3人每天都与黄秀莲同吃同住,但都对黄秀莲的晚归毫不在意,都说自己当晚睡得很熟,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这一切都让警方开始思考,这家人的关系是不是有问题,随后警方做了大量的调查走访。

门店的隔壁老板表示,黄秀莲没有什么仇家,平时人也好相处,只是对钱看得比较重,平时喜欢贪小便宜。

她现任丈夫老覃是第二任,这个老覃平时不怎么和大家打招呼,看起来也闷头闷脑的,带来的儿子也不太爱说话。

黄秀莲的牌友说,老覃和黄秀莲没什么感情,而且这阵子打牌时发现,黄秀莲一到摸牌的时候,手就有点习惯性收着,动作大一点的时候,都能看到里边的伤口,大家背后猜测她可能被老覃打了。

警方立即对老覃展开调查,并且再次询问老覃事发当晚的具体细节。

老覃表示,8月13日晚自己很早就睡了,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回老家罗城,这是和家里人提前约好的,所以睡得很早,真的不知道黄秀莲晚上到底回来了没有。

8月14日早上,经过养女的提醒才发现黄秀莲昨晚没回来,但因为答应了家人要回去,所以还是依照约定先回老家罗城,当天中午再回来和儿女们继续找人。

警方觉得很奇怪,一般来说,自己妻子凌晨了还没有回来,肯定会有些担心的,但老覃不仅不担心,还早早入睡了,第二天发现人不见了,还照常外出,也不是报案人。

老覃说,自己和黄秀莲感情一般,他和儿子也是经人介绍撮合重组的,主要是想给儿子找个妈照顾,大家都是凑合过日子,没什么感情不感情的

警方又去单独询问了养女,养女表示新来的这对父子对黄秀莲十分苛刻,平时就爱使唤黄秀莲,老覃也总是和黄秀莲吵架,发火起来的时候会动手打人。

警方又问道,她还有没有想起来什么,养女思索了一下,补充了一个之前遗漏的小细节。

养女说,黄秀莲平时不太喜欢玩手机,主要是用来接牌友电话,为了怕漏接电话,她特意选了一个待机长的型号,一般两三天才充一次电。

8月13日早上,她记得母亲是充好电再出门的,按道理是不可能在8月14日停机的。

警方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点,直接调取了黄秀莲的通话记录

警方调取黄秀莲通话记录 资料图

调查发现,8月14日凌晨,黄秀莲的手机还处于开机状态,但是在4小时后,也就是在8月14日凌晨4点,黄秀莲的手机关机了。

黄秀莲在凌晨进入了小巷,按理应该直接回家了,回家之后就算手机快没电了,也应该直接插上充电,那就根本不可能在4小时后关机。

8月14日凌晨四点,到底发生了什么?警方通过重重排查,认为重大嫌疑人只有可能是老覃。

警方依照老覃当天的解释,调取了沙塘镇通往罗城的路段监控,监控显示在8月14日早晨7点,老覃确实驾车出门,直到4小时后再返回沙塘镇家中

覃某被发现曾驾车外出 资料图

但令人生疑的是,从沙塘镇到罗城,这段路按理来说来回最多1.5小时,为什么老覃花了4个小时?

警方要求老覃驾车重走当天的行驶路线,在行驶过程中,不断询问老覃具体细节,发现他言辞闪烁,十分蹊跷。

三年无证据,凶手突然坦白

一开始,老覃解释说自己之所以花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有事件想找朋友帮忙,所以又多走了一段路。

后来突然改口说,没有去找朋友,因为觉得太麻烦别人了,之后车子又抛锚了,所以耽搁了很久。

据监控调查,老覃确实到过单位,但是很快就走了但这些都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

警方又来到罗城联系老覃的家人,老覃家人表示,从未听说老覃当天要回来。

但8月14日那天上午,确实在路上看到老覃了,他似乎很着急,打了个照面就往南边走了。

沙塘镇在罗城的北边,老覃说要回罗城,但是到了罗城却继续往南走了,他去那儿干嘛呢?

警方通过协调,调取了罗城当地的监控,道路监控显示,当天中午老覃确实驾车开进了罗城,并继续往南行驶了2公里,之后直接掉头回了沙塘镇。

警方问老覃怎么解释,老覃说自己确实和家人约好了,老人家年纪大了所以记错了,往南边走是因为觉得有点闷,想去那边兜兜风,顺便抽抽烟而已。

警方确实没有获得任何实质性的证据,全部都只是推测,案情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进展,当地警方只好宣布黄秀莲失踪,此案就这样停摆了三年,成了悬案

但这天一个人打匿名电话给警方,说老覃这些年行为十分古怪,不仅在家门上贴了符咒,还在家门口设了法坛,半夜总是一个人碎碎念着,一边烧香一边跪拜

警方立马派人监视,发现确有此事,但老覃解释说自己是在悼念妻子,表示纪念罢了。

2018年8月14日,正好是三年前黄秀莲失踪的那天,警方再次找到老覃,说要做一轮新的取证和测谎。

老覃诧异警方如此坚持,但依然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说着之前回答过警方的话,像背出来的一样。

突然,警方拿出了黄秀莲的遗照,厉声问道:“黄秀莲说她想问你,她到底在哪里?!”

老覃没有想到警察来这么一招,看到黄秀莲的大头照,突然吓得一颤,双眼通红随即泪如雨下。

他似乎很害怕,嘴里不停地念着:“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趁着老覃的心理防线崩溃,警方了解了全部的犯罪动机,也确认了老覃的犯罪事实。

原来,老覃曾跟黄秀莲无意中提起,自己有一笔14万的公积金

黄秀莲得知后,认为老覃应该分一半给自己,因为每天照顾他和他的儿子,这是她应得的,但老覃不肯,两人因为这件事一直争吵。

2015年8月13日凌晨,黄秀莲打完牌后回到家中,因为赢了点小钱,所以美滋滋地在沙发上点钱,后来索性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夜里凌晨4点,老覃起夜上厕所时发现了黄秀莲,见她手边的零钱就顺手拿了过来,想到她每天打牌赢钱还惦记着自己的养老钱,顿时生气。

此时,黄秀莲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人,惊醒后发现老覃拿着自己的钱包,一把抢了过来说:“这是我的钱,还有你的那7万,都是我的!”

老覃本就在气头上,听她说完立马用抱枕闷住了黄秀莲,等到不再动弹后,将尸体拖到车上,然后回房睡觉。

案发现场 视频截图

第二天早晨,老覃起床后装作毫不知情,然后立刻开车出发,一路上为了找到适合抛尸的地点,就开得很慢,最后开到了距罗城2公里处的荒野处埋尸

老覃虽然一时激情杀人,但又十分胆小迷信,怕妻子回来报复自己

因此,老覃事后还买了水泥,用水泥浇灌了黄秀莲的尸体,又频繁在半夜上香跪拜,生怕黄秀莲要自己偿命。

若不是警方精心策划,在黄秀莲失踪这日拿着遗照吓到了老覃,这三年前的失踪案,只会随着时间的推演变成长期无果的悬案,黄秀莲的尸骨也不可能重见天日,老覃这个杀人犯也很有可能颐养天年。

老覃没有想到,正是自己的心虚和迷信,才让警方找到了案件突破口,用了一张照片就把自己吓得全盘托出了。

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看法!

-完-

文|勤勤

编辑|西西

网站地图